• 读了《塾师老汪》之后,我心中久久难以平静。说不清是什么情愫,心里堵得慌。内心特别孤独的老汪没有倾诉的对象,只能选择“乱走”来排遣别人无法感知的孤寂。他十天都解释不清楚《论语》中“四海困穷,天禄永终”这一句话,还跟学生急,闹的满心的郁闷;他讲孔子的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,讲出了满腹的悲…[详细]
    更新时间:2017-11-30
  • 致我们的九零年代末——记在一高的青春岁月语文组 李晓娟2017年初,2016年旧历年底,毕业17年的老同学小聚了一番,看着放大的毕业照上年轻的我们,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……青春是记忆的底色,不曾想时光是如此倏忽易逝,似乎就在昨天,可一转身就是十七年!一九九七年,香港回归,我们入学;一九九年澳门回归,一高建校五十…[详细]
    更新时间:2017-11-29
  • 扫描访问官方微信号

    官方微信号